[练笔]烟

刚跨入社会找到工作还未站稳脚跟就迫不及待去领证结婚的L和W,是D大学里公认以傻白甜出名的情侣。

先不说就算毕业了也抱着热爱二次元的心愿意继续每次转两次公交来大学cos社里帮忙,对开朗大方撸妆又快又好的L学姐和几乎称得上神后期的W学长,大家都衷心祝福。

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

N暗恋L,除了L大家都知道,L第一次帮她带了美瞳理完假毛后她就面对着社团里的大家认真宣布自己恋爱了。

L要结婚了,包括N大家都去了,这个暗恋持续快两年的女孩对着请柬沉默一瞬之后露出大大的笑脸大叫着L姐主持人请不要大意地交给我吧。

脚边的叶子被风吹走不会阻挡你继续前进,蜘蛛捉住一只昆虫将其撕碎你也还能接着用餐。

对于没有影响什么而被忽略的事情,有微不足道这样一个词语为它们而生。

听说那个三层蛋糕是N亲手做的,这个酒店也是她推荐的的确很棒啊你看餐具都这么精致,哇快看快看L学姐的婚纱,太美了好像N陪她选的吧,N今天也好漂亮啊但是真的没问题嘛,还能笑得那么开心……

旁边两个女孩子咬着耳朵,C就着他们的言论咽果汁,他抬头望了一眼,婚礼已经进行到了一半:W正给L戴戒指,两下都没套上手有点抖,刘海微微垂下来挡在眼镜旁边遮住小半个笑容但还是能看到嘴角比平时多扬了不止一点,好像每根发丝都泛着幸福的光,然后继戒指后他们又交换了彼此的唾液——一个甜蜜的吻,真是粉红得不知道要用几只眼睛去看。

N就站在旁边目睹全程,好像真如声音那样清亮欢欣,眯了眼睛笑容得体地主持下一个环节,小礼裙样式简单马尾大方干净,赏心悦目又丝毫不抢新人风头,那个婚礼蛋糕上L最喜欢的蓝莓果酱将W一向不吃的甜奶油代替,L一身抹胸拖地婚纱,头纱轻柔地和长发一起附在肩膀上,成熟又清纯,身上最吸引人的气质展露无遗。

还是那样细心温柔啊,N。

好像今天也和平时没什么变化。

真的?

并不是,C在菜上到一半后溜到外面抽烟时被吓了一跳,然后他这么想。主持完就再不见踪影的N缩在走廊角落里点烟,一个高挑的女孩子被黑暗和静默完完全全藏了起来,空气中还留有未散尽的烟雾,她夹烟的动作不算太熟练。

C第一眼看到这么多,然后一声被烟熏得比平时低哑几分的“C学长”混着雾气扑在他脸上,还掺了点隐约的笑意。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但他的学妹一定有话要说,C就想通了,于是他打消努力组织的几句安慰,放任对烟的渴望入侵大脑并点了一根,夹着温度和水分的白雾从口中缓缓吐出,他暗叹活过来了,又意识到有人说话,好像错过了什么。

“……我是不敢追她,我知道你们暗地里都觉得我懦弱,但我都敢承认恋爱了还怕什么呢。我几乎……每天都在祈求她看我的眼神里能多点什么东西,只要一点点都好,只要半点火星我都能烧一把柴火。但是什么都没有啊。所以我慌了,我什么都不能说,什么情绪都不能表现出来”,她盯着地上的烟灰,和平日里听到有趣的事情一样笑着说,“因为再动听的情话,对她来说都是困扰。”

因为她喜欢男人。

因为我不是男人。

“想抱她,想吻她,也想和她做。她给我上眼影一次次把脸凑过来时这么想,搂着我的肩膀带我去吃麻辣烫时这么想,穿了婚纱对着镜子一脸不可置信再转过头问我好不好看时这么想。一年多前刚入社的N这么想,现在的N这么想,以后的N应该也会抱着回忆这么想很长一段时间。在有幸找到托付终身的人之前,我还是很爱她。”

“只是,可能这辈子N都不会找到一个能让她比L更喜欢的人了。”

我好像刚刚金鱼一样吐了个隐形的水泡,C张张嘴一下没发出声音,思维有点脱线,他感到最后N尾音的颤抖几乎能透过空气传送过来,于是他望着这个女孩昏暗中因粉底更加苍白的侧脸,脱口而出:“你在哭。”用讲述真理的笃定说了个猜测,自己也有点惊讶。

“啊才没有,”不出意料反驳很快就来,N露了和主持时无异的笑容,声音也重新欢欣起来“这么幸福的日子,怎么适合流眼泪啊?”眼角的确毫无湿意。

“但是你哭了。”

一年多来积攒的悲伤比酒发酵得更加浓郁被包裹住几乎要让人窒息,你的火星烧的不只是烟草,烧你的执迷不悟,烧你的求而不得,烧你的重蹈覆辙,它很微弱但也格外残忍,用耐心酿出满腹血腥气息。

这比掉眼泪痛苦多了,我的学妹。

C盯着N指尖一点红色明明灭灭,他自己的烟早已抽完,只有那丝光亮成为这片绝望夜色里唯一的星光。

N好像也领悟到了什么,她把头完全靠在墙上去看天花板:“嗯也许吧,L找到了她的幸福,N却要孤独终老了,这种事情的确是悲伤得需要哭一会呢。”

然后她又开始说:“用一个比喻,每个人都是一颗火星,为了找到让自己永远燃烧的原料而努力,以为点着了成千累万的实木,结果只是用浑身热情点了根烟,约莫七分钟吧,什么都没了。”

“但我不是。”这个22岁的年轻女孩用即将揭示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的样子看了看四周,又怕打扰什么般吐出几个混着烟味的气音,

“我就是一根烟啊。”

明明语调压得那么沉重而哑却还是失控破了音,仿若一只兽悲鸣着舔起伤口。

有一颗小小的火星点燃,不知不觉被烧得干净。

那火星只对我一个人来说,不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最后用个小实验告诉学长这个经历是什么样的吧,学长有喜欢的人一定不要错过啊,这方面我可变成前辈了。”

之前一直在说话,N手中新点燃的烟几乎没被吸过,几乎自然燃烧的速度让它还留有一小半,但很快它被揉碎在女孩白皙的掌心里。

灰,扯开的散乱烟丝,皮肤发红皱起水泡出现的手掌,却没有得到主人的丝毫关注:“看上去很痛吗?我感觉不到了。”

毕竟是不小心整颗心脏都烧掉了啊。

她又叼了根烟,用完好的手点了夹起来朝C晃晃:“一直想和学长干一杯感谢你听我说废话,但这里没酒暂且用烟替代一下吧,敬我一年的痴心妄想,顺便祝你幸福。”

C也把烟朝她示意了一下有点担心她的手又知道这件事自己不该管,看她一脸招牌笑容柔软极了,N其实还是细心温柔一点没变,他一点也不在意连打自己两次脸。

“那么你要退社了。”

“这个当然啊,看着L整天秀恩爱的话,会炸的呀,”N把垂下来的碎发别到耳后轻轻歪头,和平日开玩笑的样子别无二致,“我钢铁般的心脏已经被烧没了嘛。”然后她报了个社团的名字:“申请已经通过了。”

是个虽然主摄影但也时不时涉及二次元的社团,之前cos社相机一下坏了就是去那里临时借了新的,一来二去大家都熟络起来而且离得不远,关系好地一度有人认为两个社团合并了。

N过去还是很让人放心的,毕竟都是自己人。

提到这个社团C有几秒钟的放空,回过神N已经在和他道别准备回去,他目送自家学妹在楼梯口消失了身影,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N要去你们社了多照顾她一点。”

“我知道你喜欢我,在一起吧。”

END



暂且扔一些练笔上来,目前还是个文笔拙劣的蠢货写不出什么好的东西而且起名苦手真的每次想名字都……[[眼神死

在以能写出戳人心的东西为目标努力着www不过本质大概是有恶趣味的黄暴狗[[蹲了下来

非常不擅长文艺写着写着就想开车_(:зゝ∠)_

也不擅长社交作为小透明不敢评论只能偷偷点喜欢和推荐qwq

很多番都没有补因为懒,有看过的只有黑篮,APH[[露西亚本命qwq],鬼彻,LL……似乎就这么多全职和盗笔也还没补完有点方,是杂食党不挑食不忌口所以不愁饿死www

是个挺怕ooc的人所以暂时不写同人,认真研究完人物性格什么的再_(:зゝ∠)_

以上算是自我介绍[?,最后还是希望有人能来和我玩儿qwq

评论
热度(3)

© 幽闭恐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