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暖色

我从政教处那个老头子的唠叨里挣脱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S市的冬天还是这样不尴不尬,作为个南方地区早上风吹得够猛,下午的太阳也足够暖和。

她最喜欢街角那家的招牌热可可,尽管在我看来一定要在顶部挤鲜奶油颇不伦不类,裱花口尖嘴转出的花纹很快被底下香浓的液体融化,上面一小把不知何种坚果的碎片也摇摇晃晃地沉入杯底,纸杯挡不住里面渗出的温度和气味。我对这样一杯饮料兴趣不大,却喜欢上了在香气中想起她——甜美的,温暖的,单纯的,自然的,可爱的,我的。

赶到车站夜幕降临了一会儿,路灯弯着腰小心翼翼把她罩在下面,但看过去好像那些暖黄的光线都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她背对着我,可我就是知道她的睫毛一定在轻轻颤抖,如濒死蝴蝶振翅,一下,一下,一下,扇得我的心开始有点痒,然后它们被唇里放出的温热白雾一蒸,湿润起来好像融化于黑夜里只是下一秒的事。

情侣之间互有感应这条定律很好地应证在我们身上,我刚站稳,就被她就转过头来发现,看着她灿烂地向我挥手,片刻又等不及我走过去跑着扑在我身上赏了一个有点冰冷但是很让人幸福的拥抱。心里那些朦胧的幻想便遁消了,只能一边顾着让手上的可可不撒掉一边抓住她凉到过分的手塞进口袋里。

接着我们搭上末班车,把整个车厢灌得可可香气满溢,肩并肩靠在一起。她的右手握着杯子被里面躁动的热气暖得指尖都泛了粉色,左手和我的手在大衣的毛呢材质里十指相扣。

这个姐妹情遍地的时代我和她如何亲密都不会有人怀疑,就算纪念日把教师黑板涂满“李青会和谭小小永远不分开”也得到了类似关系真好这样的感叹和祝福。

他们看不见所谓闺蜜宣言旁边我与她的相视一笑,看不见我们手挽手去图书馆然后在无人的哲学类书架下吻在一起。

一直这样好了。

旁人的熟视无睹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祝福。

接着我们的成绩都足以考上同一所好大学,我们的积蓄将足以购买得到结婚证的来回机票,用绳子穿了现在贴身被体温暖热的戒指,有天也会由我为她亲手带上,然后她变成了“李青的谭小小”,我就荣升“谭小小的李青”,这个有归属权的身份比名字更具代表性,想一想就觉得此生无憾。

李青有信心也有能力给谭小小一个这样的未来。

车还未到终点站,她睡着了。本来只是靠在我肩膀上,慢慢又无意识不安分地往下滑,我把书包放下来去搂她,她也不睁眼,哼哼唧唧的在我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以为她又迷糊过去的时候突然被叫了名字,低下头看她有点莫名,她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眨眨眼,用声音还模糊带着睡意,又笑得那么满足好像找到了全世界最大的宝藏。

“喜欢。”暖热的呼吸喷上来,被冻得麻木的耳朵莫名传了股热流,温度让人招架不住直冲心口。

“喜欢李青。”她的呼吸里是一股可可味道,混了洗发露香气清淡又甜美,于是我整个人都浸在了这份香甜里,好像溺于水中心甘情愿沉了下去还希望一直不到底。

还好本来就晚地方也偏为数不多的乘客陆续下车也就留了我们两人在靠后的座位,又恰好是司机的视角盲区。

但是,太犯规了啊。

我刚想反击回去,她却没事人一样松手又搂紧我的腰把脸埋进大衣里似乎又睡过去了。把她的几根柔软发丝别到耳后,我轻轻顺着她的发尾,突然想到刚在一起不久时有次她偷偷把两人的发各取一缕打了个同心结,两个人走路不方便却都舍不得解开,只好剪下来作为份定情信物存着。

她的可可还剩了点底,我用空闲的手拿过来一饮而尽,见过碎混着奶油鲜甜和最后的香醇即使冷了也还是别有一番风味。

果然,太甜了啊。

END


评论
热度(3)

© 幽闭恐惧 | Powered by LOFTER